蓝领新贵和白领同窗的邂逅

  “五一”长假,郭磊回了一趟山东老家,在街头遇到了自己的初中同学李瑛。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偶然邂逅,两个人都非常兴奋。交谈后两人才知道,郭磊目前是浙江一家著名民营企业的技术工人,李瑛则在北京一家企业担任高级公关经理。一个蓝领和一个白领坐在一起,共同回忆了他们的成长之路,并发出了万千感慨。

  升学面前,读中专还是上高中。

  郭磊和李瑛是初中同桌,那时候,两个人学习都挺好,经常一起交流学习经验。

  “我还清楚地记得为了做一道几何题,我们放学都忘了回家,还是你妈来找你的时候,我们才发现已经很晚了。”郭磊笑着对李瑛说。

  “当时你学习甚至比我还好,我一直为你选择了上中专而感觉可惜,如果你上高中的话,也一定能考上好大学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当工人。”李瑛说。

  “我选择上中专也是感觉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,读了中专可以早出来工作,给家里减轻一下负担。”郭磊回忆说。

  于是,1996年成了两个人的分水岭,李瑛顺利考入了市里的重点中学,郭磊则考取了一所技术学校。

  “其实当年中专报名时,我心里感觉比你们读高中好多了,因为我可以选择喜欢的专业了,而你只能在几个高中之间衡量到底上哪个。我当时可以选择的学校有师范学校、卫生学校、技术学校,后来父母建议我去上技术学校,他们觉得掌握一门技术将来才有饭吃,所以我就报了技术学校,学习模具钳工专业。”郭磊还记得当时读技校不存在升学的压力,所以学习起来比较轻松,这让李瑛非常羡慕。

  “从走进高中校门的第一天,学校老师就要求我们把心思全部放在学习上。”李瑛感觉自己的高中3年就像在监狱中度过的,“我们学校在郊区,所有的学生都要住校。每天学习时间超过15个小时,老师们对时间也精打细算,学校每4个星期才放两天假,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放假前,老师要一再叮嘱我们回家千万别一顿猛吃,否则吃坏了肚子要耽误学习。”

  1998年,郭磊技校毕业参加了工作,李瑛则是1999年参加了高考,并考取了北京一所高校的中文系。

  我找工作,还是工作找我。

  李瑛清楚地记得,初中毕业后自己只和郭磊见过一次面,那是在郭磊上班的路上,郭磊行色匆忙,两个人也没说几句话,但李瑛印象中郭磊是粗壮了不少,“干体力活的人当然要长得粗壮点了。”郭磊笑着说。

  郭磊还没毕业就开始出来实习,在一家私营企业,一个月200元工资,“我当时没有考虑待遇的问题,就想努力练好技术,将来找一个更好的工作。”

  由于在实习期间表现出色,这家企业决定留下郭磊,郭磊也马上就答应了,“那时候,企业的待遇还不错,我每个月也能拿到近1000元的工资,这在工人里收入已经算高的了,但当工人就是累一些,需要天天加班。”郭磊回忆说。

  钳工也是体力活,每天都要穿着工作服没白没黑的干活。他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为了赶工期,每天早晨5点开工,中午只能休息一个小时,晚上8点下班,那段时间气温都超过30摄氏度,郭磊每天都要工作10几个小时,“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失眠,晚上往床上一躺,闭眼就睡着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2003年,李瑛大学毕业了。由于赶上了1999年大学扩招,2003年的大学生就业形势不容乐观。“要想在北京立住脚,首先就得解决户口问题,学文科的解决户口又比较困难,所以我干脆就没考虑户口,先找工作了,现在想想走了很多弯路。”

  李瑛说毕业的第一年里就换了两次工作,先在某报社做了3个月记者,又在一家网站做编辑,“不是我不想长久干下去,是因为这些工作没有保障,就像做兼职一样,所以我只能不停地寻找能够保证自己干长久的工作,后来决心考公务员,但最终也是名落孙山。”直到找到了一家地处中关村的高新技术企业担任经理助理,李瑛才算有了稳定的工作,“这份工作也很辛苦,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,开始的时候待遇也不高,薪水还不到3000元。”

  回忆起这些,李瑛对郭磊说:“感觉我这些年学费是白交了,什么也没学到,也没什么特长。毕业的时候,我曾经去北京的一个区县电视台面试,考官对我的印象很好,也决定要我了,但他们开出的工资是每月600元,这能保证我的生存吗?现在的大学毕业生还真不如你们技校毕业生,你们好在有一技之长。”

  乡镇的4000元vs北京的6000元

  从1998年技校毕业,如今的郭磊已经是一个有着近10年工作经验的“老工人”了,由于技术过硬,模具钳工又是一个抢手的工种,2004年,已经有高级工职称的郭磊被浙江一家乡镇企业高薪聘走,如今的月薪已经达到4000元以上。“我早就拿到了钳工高级资格证书,现在是我们厂里钳工的技术指导,我们培养年轻工人,都是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,我的徒弟都已经有徒弟了,你说我辈份得多高了啊?”郭磊笑着说。

  郭磊也没放松学习,已经顺利通过了成人高考,拿到了本科学历。

  与郭磊相比,李瑛的发展似乎并不是顺水顺风。担任了两年的经理助理之后,李瑛调到了公司的公关部,当起了公关专员,“公司里升职和加薪主要看业绩,没有业绩一切都免谈,但是像我们做媒体公关这类工作,不是公司主要的业务部门,也很难用业绩来衡量我们的工作,因此要想获得更高的职位和薪水,就只有通过跳槽了。”于是,李瑛在去年年底跳槽到了目前的公司,担任公司的高级公关经理,月薪也有6000多元。虽然职位上优越一些了,但李瑛认为,“以北京和地方的物价差异来衡量,两个人的待遇其实差不多。”

分享:

相关文章

相关标签

推荐文章